QQ乐
搜索: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都市激情 > 【命书】2-2 查问奸情

【命书】2-2 查问奸情


              (2)查问奸情
  正寻思时,车上传来一个女声,「秦芸,等下。你把礼物落了,辜负人家一
片心,人家会伤心的。」
  一个美女从驾驶座上下来,打开后备箱,拎出一个塑料袋来,递给秦芸。
  秦芸没接,说道:「我不该要的。」
  那个美女哎了一声,说道:「你要是不要,我可要了。我看着正喜欢呢。」
  把那个袋子紧贴在自己的身上。
  林慕飞松一口气,是自己误会秦芸了。
  回想起来,打从看见那张验孕单,自己就心神不定,心里七上八下,从没有
放下过,担忧着秦芸是否出轨?是否背叛了自己?
  那个孩子,是自己的吗?最初看到那张单子,以为是自己和秦芸有了孩子,
她对自己隐瞒,是想要找机会给自己惊喜,所以自己才佯装不知。
  但几天过去,始终没等到秦芸来说,自己就越来越紧张,开始担忧秦芸隐藏
背后的那个可能,整个累积的压力,在刚才那一刻险些爆发。幸好……不是自己
想的那样,这情形……着实让自己松了一口气……
  「……秦芸!」
  一个声音,从车上传来,更让躲藏在一边的林慕飞如晴天霹雳。
  从车后座上,下来一个年轻男子,高个子,微胖的身材,油头粉面,趾高气
扬。他从美女手里夺过袋子,硬塞给秦芸,说道:「送你的,你就拿着,咱们又
不是外人。」
  那女的背靠着车身,格格笑了,说道:「不是外人难道是内人吗?咱们的大
少爷这次可是认真的吗?别忘了,人家可是有主的,对象是有名的功夫高手,让
他知道,会把你打成猪头的。难道你不怕吗?」
  那年轻男子笑道:「咱们两情相悦,心心相印,怕什么啊?他要在跟前的话,
我和他单挑,我会公开的把秦芸抢走。嘿嘿,再给我点时间,秦芸就是我的人了。」
  秦芸白他一眼,低声道:「别说这种话,我不喜欢听。」
  那男子笑道:「可我喜欢听你叫啊。」抱住秦芸,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  秦芸啊地一声惊叫,努力将他推开,说道:「旁边有人,你别胡来啊,注意
点影响。」
  那女的笑道:「你们当我是空气好了。我什么都没有看到。」
  那男子又抱住那女的,亲一下脸,说道:「这回公平了,你不用再吃醋。」
  那女嘻嘻笑,打那男子一记粉拳,笑骂道:「滚一边去,找你的秦芸吧。她
一个人睡,你正好陪她啊。」
  那男子面向秦芸,双臂张开,微笑道:「亲爱的,我今晚不走了,好不好?」
  秦芸没好气地骂道:「你们这对狗男女,说不出好话来。我走了。」看了看
手中拎的礼物,迟疑了一下,最后还是拎着礼物,转头进门。
  那女的呵呵笑,说道:「瞧她啊,还害羞呢。还装处女呢。这叫什么?假正
经,绿茶婊。」
  男子望着楼门,又仰头望着秦芸家方向的窗子,说道:「太可惜了,她怎么
那么早就有主了呢?真是糟蹋。」
  那女的在旁边歪头,瞅了男子好一会儿,说道:「我说大少爷啊,天下的女
人多得是,你非得盯着她干嘛啊?别看秦芸年纪小,经验丰富着呢。我听说啊,
她刚一长成少女就被人给干了。」
  那男的猛地一回头,说道:「谁干了她我也没差,不过你怎么知道这些?」
  那女的笑道:「走吧,还在这儿傻站着干什么啊?你不走,我走。」向驾驶
座走去。
  那男的一把抓住她的手,说道:「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。」
  那女的挣开他的手,呵呵笑着,说道:「你想知道吗?好啊。咱们再出去喝
酒,就咱们两个人。我把她的黑历史全讲给你听。」
  男的一脸猥琐,说道:「一个温柔漂亮的女大学生,能有什么黑历史啊?不
过,就算有也不要紧,大家玩玩,她收钱,我爽到,又没要娶她当老婆,管他什
么黑历史。」
  那女的生着一张狐狸般妖媚的脸,笑起来眼睛像带着钩子。
  她抱着膀,一眯美目,说道:「人不可貌相。秦芸就是个绿茶婊。他男朋友
找她是找错人了。这样的女孩子不适合他。」
  男的哈哈笑道:「何谷兰,你难道又干净到哪去?别忘记,她还是你介绍给
我的。」他指指楼上的窗子。
  何谷兰并不生气,说道:「那也未必。我跟了几个男人,我从不需要遮着藏
着。我做事光明正大,不怕人家知道。你再看她,处处装出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,
好像未经人事似的。当谁是傻子啊?太他妈的虚伪了。我就真不惯既当婊子又立
牌坊的事儿。」说着,开门上车,向外边跑去,不再理睬这个大少爷。
  车从林慕飞身边跑过,大少爷喊叫着从林慕飞身边跑过。
  刚才的一幕,如同晴天霹雳,林慕飞只觉得眼前一黑,几乎晕过去,心说,
秦芸,秦芸,你变了,你变得让我看不清你了。
  脑里再次那张验孕单,是不是与这个混蛋家伙有关呢?还要不要上楼找秦芸
呢?
  心痛过后,林慕飞还是决定见她。即使翻脸也要把话说清楚,不能这么不明
不白地分开。万一是自己神经过敏,冤枉心上人呢?难道自己会希望那些怀疑都
是真的吗?必须弄个水落石出才行。
  拖着伤腿,一拐一跳地上楼,林慕飞艰难地来到秦芸地门前,怦怦怦地敲起
门来。
  「谁啊?」秦芸的声音响起。
  「是我,林慕飞。」里边发出一声惊叫。
  数秒之后,门开处,美貌如花的秦芸就在眼前。小吊带,露肩露腰。小短裤,
两条大腿如白玉柱。
  让他进来,秦芸关好门,见他瘸着腿走,一手包扎着,问道:「怎么了?发
生什么事了?你……你伤得好重啊!」
  林慕飞叹息一声,说道:「出大事儿了,一言难尽。我这回恐怕够戗了。要
是后头出什么事儿,你就另找个好男人吧。」挪到小厅的沙发上,坐下来垂头丧
气的,双手直抓头发。
  秦芸忙过来坐林慕飞身边,抚摸着他的伤手,催促道:「出什么事儿了,你
倒是说啊?」睁大秀目,一脸关切。
  林慕飞亲吻着她的玉手,含泪将昨晚的悲剧讲述一遍,听得秦芸花容失色,
好一阵儿发呆,喃喃道:「你师父这么死了,那你……不就成了杀人凶手?唉,
他们居然……」
  林慕飞不太听懂,问道:「你说什么?秦芸。」
  秦芸摇了摇头,说道:「没事儿。既然发生了,痛苦也没用,你先在我这里
住下吧。我来帮你看看伤。」纤纤玉指,解开林慕飞的衣服,秦芸见伤口上都上
药了,一道一道口,触目惊心。
  秦芸找来药、剪子、纱布、绷带、消毒水等物,给林慕飞清洗,重新包扎。
  她的身子围着他转着,身上香气飘着,纤纤十指在他的身上运动着,使林慕
飞的心里感觉到了温暖、舒服,连伤口的痛楚都减弱许多,但一想到刚才楼下的
一幕,以及曾见过的那张验孕单,便如梗在喉,心中阴云密布。
  当秦芸完成工作,帮林慕飞穿好衣服,发现他脸上没有出现意想中的感激和
情意,而是疑窦重重,甚至透着严厉。
  「你怎么了?慕飞。」
  「秦芸,刚才楼下那两个男女是什么人?那男的和你是什么关系?」
  秦芸的脸上有点慌张,反问道:「你都看到了吗?」
  林慕飞站起来,近距离地望着秦芸的俏脸,胸膛几乎要触到她的酥胸上了。
  「你该先回答我。」
  秦芸淡淡一笑,说道:「那一男一女都是我们学校的校友,比我年级高。那
男的是通过我同学认识的,对我有意思,可我多次拒绝过他。最多算是普通朋友
关系吧。今晚上他请几个人吃饭。饭后开车把我送回来。」
  林慕飞眯起眼睛,冷笑道:「普通朋友怎么敢亲你的脸?普通朋友怎么会送
你礼物?你告诉我,你身上的这些名牌是不是都是他送的?」他越说嗓门越大。
  秦芸有点被这副样子吓怕了。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林慕飞从来没有对她这么
凶过,不禁眼中生泪,娇躯微颤了。
  「我是你的未婚妻,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?那家伙就是有点无赖,逼着我
接他的东西,逼迫着亲我。他家有权有势,我也不能太得罪他。」说着,她的眼
泪流出来,如带雨梨花一样可怜,一样凄美,令人心头沉重。
  林慕飞狠着心,又问道:「那张验孕单是怎么回事儿?你怀孕了和他有没有
关系?」
  秦芸瞪大美目,大声骂道:「林慕飞,你放屁,放狗屁。我秦芸和你好上以
后,从没有和别的男人乱来过。你不要血口喷人。」
  林慕飞追问道:「那你怀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?」
  秦芸呜呜哭起来,双手捂着脸,泪珠从她的指缝中滑落。
  她呜咽着说:「都是你不好。和我干那事儿时,让你别往里射,你非得射进
去,结果我就怀上了,幸好还到没大肚子的时候,不然,我还怎么上学,怎么出
去见人呢?我不告诉你,是我想给你个惊喜。」
  林慕飞听得一阵心软,看得哭得稀里哗啦的,觉得十分愧疚,一把抱进怀里,
说道:「秦芸,对不起。昨晚出了人命案子,我心里好乱,所以做事鲁莽,你别
往心里去。我这么对你,是因为我太在乎你了,我生怕失去你。你不知道你对我
多重要。现在,我彻底完蛋了,什么都失掉了,只剩下一个你。要是你也背叛我,
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?我不如从这个窗户跳下去,摔成烂西瓜。」
  秦芸紧紧搂住他脖子,呜呜地哭着,也不言语,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。